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新花木兰(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509来源:



  新花木兰花木兰代父从军之后,因家传武艺高强,且待人和善又负责,不久之后已得 到上头的信赖和同僚的喜爱。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纯真的气质,每个人都很照 顾她,一点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像不喜欢和大夥一起洗澡啦,从不打赤膊, 且也不喜欢和他人动手动脚等等。

  日子便这样的过去,直到行军的第二十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其实那也是花 木兰不好,是她太大意了,完全忘了父亲的嘱咐。 这天大军行至一个大温泉旁,所有的军官皆高兴的不得了,纷纷跳入温泉洗 个痛快。花木兰羡慕的要死,但又无可奈何。明明想洗的要命,偏偏人家来问她 时还得说自己厌恶洗澡。花木兰生性爱洁,而且已经二十天没好好洗澡了,到了 深夜终于忍不住,看看周围所有人都睡了,便偷偷起身到温泉边去看看。

  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一个人也没有,且离军营也有一段距离,不怕有人忽 然出现。她高兴的跳了下温泉,又是玩水又是游泳的,玩的好不高兴。她刚开始 还穿着衣物,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脱了个精光。洗了好一会儿,花木兰终于满足了,正打算起身穿衣时,忽然一只大手伸了 出来,圈住她毫无遮掩的胸部,硬将她拉回水中。「你是谁?」那男子有低沉的嗓音,此刻又因勃发的欲望而越加沙哑,不过 还是黄花之身的花木兰自然不了解,只知道自己给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是犯 下了欺君之罪,是要诛连九族的。 「我是住在附近的村姑,常来这儿洗澡。你是这军中的人吧,快快放开我, 不然可是犯上了强抢民女之罪!」花木兰努力挣扎,可那只手却一点也没有松手 的意思。「……你不是村姑,这方原十里外没有村庄,你也不像一般的村姑。你到底 是谁,快快招出。」那男子一只手臂紧紧的困住她,另一只开始在水中抚摸着她 的身体。

  「我是村姑!我是村姑!你快快放开我!」花木兰虽不解人事,但也知道那 男子不怀好意,死命的挣扎,怎耐那男子武功高强,什么挣扎全不管用,只是使 自己的身子更贴近他的而已。那男子忽然的吻住了她,高超的技巧吻的花木兰头晕脑胀,一只手在水中轻 抚她的乳尖,另一只手悄悄的探入她的私处。

  花木兰如触电般一震,啊一声的叫了出来。但随既感到羞耻,泪水不争气的 流了下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不要这样……」,那男子邪邪一笑,舔上了花木兰秀气的耳朵。花木兰的耳朵极为敏感,又加 上身上有两只手在兴风作浪,一时不能自己,身子软了下去。

  那男子潜入水中吻住花木兰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开始在花木兰的处女地中抽 插。花木兰脑中一片混乱,享受着重未有过的极乐,任着那男子为所欲为的爱抚 自己的身体。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臣服,便抱着她上岸,继续膜拜她的身子。他吻遍了花 木兰的身子,手指一直没离开那宝地的抽插着。花木兰无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 喘气,意识模糊。

  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准备好接纳他,便轻轻的分开她的腿。他把自己坚挺的 欲望放在花木兰的两腿之间轻轻的磨着,有时已放进去了一点,但却又立刻抽出 来。他又吻上了花木兰完美的乳峰,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使她酥麻难受。一只 手指伸进了花木兰的口中,而花木兰本能的吸允。而另一只手则继续在蜜色的肌 肤上游移。「啊……放过我吧……求求你,不要…不要…啊…嗯……」花木兰早已没力 气抵抗,但毕竟还是少女,贞节重过一切,只能出声相求。那男子闻言,冷哼一声,忽然又把手指伸进花木兰深处,但只一会儿,便伸 出,并且反身离开花木兰。那男子由一个大石头旁找出衣服,并开始穿衣。「我雷流风从不勉强不愿意的女子,起来吧。」雷流风把花木兰的衣服丢给 她。花木兰闻言松了一口气,虽然心中也有些不舍,但终究还是自己清白之躯重 要,心下一松,便要起来穿衣。但才坐起却立刻倒了下去,全身开始发烫,私处 中另有一种酥麻的感觉,那种感觉开始漫延全身,似乎有千百只蚂蚁在自己身上 轻轻的啃咬,比方才那男子对待自己的手段还厉害千万倍。

  「啊……嗯…嗯……要……你对我作…了什么……」花木兰在草地上打滚, 希望清凉的地上可以使自己发烫的身体凉快一些。雷流风已然穿好衣物,站在一旁笑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方才把百合媚药放 进你的里面,你会抛弃一切女子的矜持,而变成一个荡妇。你会想想要男人至发 狂的境界。若一直没有男子来和你相合,你将会维持这样直到渴望而死。我现在 要走了,你一个人好好品嚐这滋味吧。如果你能熬到明日早晨,那时便会有士兵 们前来净身,他们皆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们见到了如此这般活色生香的景色 后会怎么对你…呵呵…想必你自己也清楚。」「不要……不要,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花木兰拉住雷流风的裤脚, 泪流满面,苦苦的哀求。



  雷流风邪邪一笑,蹲下来看着花木兰,「帮你是可以,毕竟我最喜欢帮助美 人了,可是我已经不想要了,如果你要我帮你便自己来用。」「什么?」花木兰不了解,但发现他的皮肤能待给自己清凉感,便本能的往 他身上靠去,磨磨蹭蹭的,一脸舒适,像只向主人撒娇的猫儿。「这样就对了,我就在这里随你处置,你若想我满足你,你便要挑起我的欲 望。」雷流风轻抚花木兰的脸颊,花木兰则侧脸贴住他的大手。「我不会…」花木兰倒在雷流风怀里,轻轻的扭动着,并舒服的叹了口气。 「你会的,那百合媚药会教你怎么作的。」雷流风轻抚着花木兰的长发,低 声邪邪的轻笑。「首先,先吻我,像我方才吻你一般。」花木兰听话的吻上他的唇,学着他把小舌探入他的口中。两人的舌在彼此的 口中交缠,逗弄,那雷流风是个中高手,慢慢的引导花木兰。他们不断的吸允,逗弄,直到终于喘不过气来了才肯分开。雷流风慢慢的离 开花木兰香甜的唇,舌尖由花木兰口中牵出一条细丝,说不尽的风流淫邪。花木兰开始在雷流风身上轻轻吻着,舔着,啃咬着,几乎吻遍了他的上身, 而他只是静静的躺着由她自己发掘着纯男性的身体。花木兰虽已注意到雷流风的 坚挺已蠢蠢欲动,但毕竟还是个处子,怎么也不敢去碰那巨大发烫的东西。花木 兰一丝不挂,双腿跨坐在雷流风坚硬的大腿,她本能的移动腰部,私处轻轻磨蹭 着大腿。水由里面不停的流出,已沾湿了雷流风的大腿。

  「嗯……嗯……求求你…啊…我好难过,天!喔……」花木兰无法由自己的 举动满足,心中体内皆空虚不已,只能不停的喘气娇吟着。雷流风见已是时候了,便将手指再度探入花木兰已然湿润了的私处。「喔…天……」花木兰忽然达到高潮,如雷电般一震后,全身抖个不停,最 后终于倒在雷流风怀里,晕死过去。雷流风见此又是邪邪一笑,手指开始在里面轻轻抽插,另一只手再度攀上乳 尖轻轻揉捏、爱抚。花木兰好一会后才因全身的兴奋而呻吟着醒过来,见了雷流风正在对自己所 做的亲密举动后只是脸微微一红,并将小脸埋在雷流风颈间。雷流风淫邪的笑着,大手握住花木兰的小手一路来到自己坚挺的欲望。花木 兰吓了一跳,但随既握住它,两只小手轻轻的爱抚着。她轻柔着轻抚着它,像是 触摸什么稀世珍宝似的。花木兰同时也好奇它的构造,一边研究着,一边轻轻的 玩弄,有时还用指甲轻轻的戳着。

  花木兰正玩的不亦乐乎时,忽然听见一声低吼,随既整个人便被雷流风转身 一翻,压到了下面。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着,再无一丝空隙。雷流风胸膛起伏不停着低喘着,好像是再忍受一种极大的痛苦,口中不停的 低语什么自制,理智,乱了什么的。花木兰一时不忍,便伸手环绕着他的胸膛, 想给他安慰。谁知道她才碰到他,他便像疯了一般粗暴的分开她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 坚挺的欲望用力一顶,镶进了她的深处。花木兰痛极了,手指甲陷入他的手臂,不停的摇着身体,想甩掉疯狂的侵入 者,但此举只使的那巨物更深入。雷流风把自己放入花木兰的深处后舒服的叹了 一口气,享受着她又紧又湿又黏的通道。等她比较习惯他后,他再慢慢的抽出, 到快出口时又慢慢地进入,存心想逗疯她。「不样这样……求你…给我……喔……喔……」花木兰此时已不那么痛了, 只是深处似乎有一种空虚正无情的折磨着她,令她痛苦渴望至极。「给你什么?你要什么,告诉我,我就给你。」他又淫邪的笑了起来,依然 是在深处轻轻的擩动着。「我不知道,不知道…」她痛苦的叫着,泪流满面。算了。」他难得怜惜的舔着她颊上的泪水,开始满足花木兰和自己。   他的坚挺开始在花木兰的深处急抽狂送,每一出一进便好像更深入一般,花 木兰本能的扭着腰迎合着雷流风,他的低喘和她的娇吟混合再空气中,型成一种 淫靡抚媚的气氛。

  花木兰的深处似乎有一点随着雷流风的抽插不停的伸高,眼看就要到达顶点 却老是缺那么一点。直到雷流风忽然低喝一声,一股热流由他的欲望送入她深处 时,她忽然一阵晕旋,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颤,整个人像是飞了起来似的,说不尽 的舒服满足。雷流风和花木兰双双抵达高潮后,双手交握的躺在草地上不停的喘气。两人 无语,只是回味着方才的一切。一会儿后,还在花木兰深处的欲望忽然又坚硬起 来,花木兰所重的百合媚药的药性也还没解,于是两人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他们 便是这样的度过一整夜,直到快黎明时他们才昏睡过去。



  隔天花木兰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身上所盖的锦被和身 旁的羽毛枕都说明她身在大户人家的房间里。花木兰想坐起来,却全身酸痛不已,尤其是大腿间,更是不停的提醒她昨夜 的疯狂。虽说中了媚药的是自己,但那人却比自己还淫欲,不停的索求,直到自 己累的昏睡过去。她勉强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脸一红,便用锦被围着自己在房间四 处看着。好漂亮的地方!花木兰想道。她出身军人之家,家中多以简扑为美德, 决少装饰品。而这间房间奢华之至,每一样物品摆饰皆是最精致最高级的。尤其 是那穿衣镜,更是令她惊讶。镜子是极奢侈的物品,巨富人家有梳妆小镜便已稀 有,何况是有一人高的穿衣镜!更是重未听闻,别说见过了。

  花木兰好奇的打量镜中的自己,她其实重未见过自己真正的模样,水中的倒 影又模糊不清,这次真是大开眼界。她好奇的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儿,及肩 的黑发,大大的杏眼,柳眉,红肿的小嘴……提醒她昨晚她曾被嚐的多彻底。她慢慢的拉开锦被,看着自己妙嫚的身材,蜜色的肌肤上红红紫紫的满是吻 痕。她想起昨晚,不经意的伸手去触碰乳房上的吻痕。一只大手像昨夜一般忽然的伸了出来圈住她的腰,另一只罩住她的乳房,取 代她爱抚她的胸部。花木兰大吃一惊,使劲的推开他,但他还是一动不动。

  「放开我!」花木兰拼命挣扎,并尽可能的遮掩自己曝露的身体。「遮什么?」雷流风觉得很有趣,邪邪一笑,「昨晚不看遍了,摸遍了。还 有什好遮呢?便是你最私密的地方……」「住口!昨晚是个错误…」花木兰恨恨的道:「我决不会再让那种事发生在 我身上。」「是吗?昨晚我看你很喜欢嘛,我要走你还一直求我留下,还紧抓着我不放 呢。」雷流风笑容渐退。

  「那是你给我用了媚药,若非如此,我又怎么会……」花木兰愤恨不已。「是吗?为求事实,咱们在实验一次吧。」雷流风手指轻轻摩擦花木兰的粉 红色的乳尖,大腿夹住花木兰的身体,轻轻的蠕动。雷流风伸出灵活的舌头,轻 舔花木兰的肩膀,手同时探入花木兰的私处,轻抚花木兰女性的核心。

  「啊……」花木兰受不住刺激,轻喊了出来,但随既红了脸,咬紧牙关,再 不出声。雷流风听到的花木兰的呻吟后,轻笑了一声,开始更猛烈的功势。他点了花 木兰的软麻穴,令其动弹不得。拉着花木兰躺在波斯长毛地毯后,深深吻住花木 兰。他的舌头再花木兰口中兴风作乱,吻的花木兰气喘连。

  他的舌离开花木兰的唇后便一路往下,吻上了乳尖,之后便到的花木兰最私 隐的地方。「不要,不要!」花木兰动弹不得,只能由他为所欲为,但依然觉得十分羞 耻,只能出声叫道。雷流风不理她只是自顾自着轻舔花木兰女性的核心,令花木 兰不停的颤抖,但依然死咬着银牙,不出一声。当他的舌头探进花木兰湿润的通道时,花木兰觉得自己的骄傲及贞节已完全 被毁,泪水不争气了流了出来。尤其她明白自己心中其实不希望他停下,且又期 待昨夜里他所带给她的愉欢,心中更是不齿自己。

  花木兰觉得有一个软软的事物再自己里面轻轻蠕动,比手指更有一种变态的 感觉。她的双腿被雷流风用手以大字型的分开,另一只手轻抚她女性的核心。花 木兰受不了这种刺激,忽然感觉她的深处一热,开始不停的收缩,水也大量的流 出。雷流风觉得是时候了,便把花木兰压趴在那穿衣镜上,双手握紧了光洁的屁 股,由后面深深的进入又热又紧的通道。

  「看着镜子,看你自己脸上的表情,看你有多喜欢我现在对你作着事。」雷 流风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低声笑道。花木兰受不了诱惑的张开原本紧闭的双眼,看见了镜中的他和自己如野兽边 的交媾着,而自己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又是痛苦又是欢喜,简直如荡妇一般, 哪还有黄花闺女的样子。「不!」花木兰痛苦的尖叫,疯狂的想摆脱他不停深入自己深处的欲望,怎 奈实在动弹不得,只有闭上眼睛由雷流风任意的奸淫自己。

  花木兰虽然心中极不愿意,但身体毕竟是诚实的,随着雷流风每一次冲刺, 渐渐到达了顶点。雷流风在最后的冲刺便能把花木兰送到天堂的前一刻忽然停了 下来。他完全的抽身,令花木兰倒在地上不停的抽续,两眼发痴,水不停的由深 处流出来。



  「嗯……嗯……」花木兰终于忍不住的开始娇吟,口水不能控制的由嘴角流 出。「想要吧?」雷流风淫邪的大笑,「我最爱美人求我,说!我就满足你。」花木兰已失去理智,便要开口求他,但一转头,却看到了镜中自己的淫荡模 样,立刻恢复了一些理智,紧咬银牙,死也不出一声。「够硬,好。」雷流风冷笑,伸手轻抚了花木兰乳尖一下但立即收手。花木 兰一震,本已敏感至极的身体哪手的了这种刺激,便越加渴望,身体抖动的更厉 害。

  雷流风又伸手摸了摸花木兰私处一下,花木兰忽然跳了起来,爬到雷流风身 上,不停的摩擦自己的私处。「流风哥哥,我……饶了我吧……我要……流风哥哥……我要……求你,求 你。」雷流风听到花木兰求饶后一震,立刻把花木兰翻转过去,再一次的进入她。 他疯狂的抽插,她死命扭着腰配合,两人高潮不断,一直到双双昏过去才停止。

  接下几天雷流风索求不断,他不管白天晚上的随性所致,花木兰起居饮食皆 在这房中,一步也没有出过房门。有好几次花木兰都想问他这是什么地方,他又 要关住自己多久。怎耐那雷流风一接近她便吻住她,上下其手,不一会儿又已进 入了她,令她几次想问都没机会。一日,她趁雷流风不在想偷溜出去。才打开了门探了头出去了一会,便被两 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拎了回房。但那一探也足够令她惊讶和思索好半天了。她一直 以为她已在那晚被雷流风掳到不知什么地方了。她如何都没想到她居然还身在军 营之中。而这个她一直以为的奢华大房间居然是军帐所搭成的!这真是太惊人了,此 处的摆设便是在大富之家都嫌奢华,更何况这儿只是个临时住所。军队行军多已 简便为要点,但此处的摆设繁杂精致的吓人,若要每日移动,肯定是件极麻烦的 事。这雷流风到底是什么身分,居然是这军中的一员,但又享有连大将军都没有 的待遇!

  不管如何,花木兰在心中盘算着,她一定得逃出去。一直在这地方待着也不 是办法,自己是代父从军来的,可不是来这儿当军妓的!再不回去,自己大概会 被以逃兵罪论处。如果外面便是大军,她逃走便容易多了。她只需要想办法对付 门口的守卫,不需要再想法子回到军中。花木兰穴道被封,又加上连日来的欢爱,身体使不出一点力不说,甚至酸痛 不已,连下床都很勉强。正在想法子好智取时,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吵杂声。好像 是有人要进来,但守卫不让进。

  「你们反了吗?居然敢挡住我的去路!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花木兰听到 一个英气低沉的男子声如是说道。「大少爷,您老人家就饶了我们吧。」其中一名守卫苦苦哀求.「三少爷有交代,在他不在时没有人可以由里面出来或进入他的军帐。若是 破了例,便要砍了我们。您也知道三少爷向来说到做到……求求您,就饶了我们 吧!」「笑话!你们死活关我啥事?」那男子狂笑「他能砍了你们,你难道以为我 就不能吗?」那男子再没阻碍,门一推便走了进来。那男子生的极好看,英气十足。那雷 流风也好看,但和他却是不同型的。如果雷流风有月光的阴柔邪气,眼前这名男 子便有耀日的辉煌贵气。花木兰极少看到如此耀眼的人物,一时没回过神来。一丝不挂的身子倒有一 大半没一点遮掩。直到花木兰注意到那名男子眼中的欲望,才回过神来,红着脸 拉起锦被遮掩自己。

  「难怪外头重兵把守,原来他的帐子里藏着一个美娇娘。」那男子一楞,随 即笑道。「我不是他的女人,我是被他掳来的!你又是谁?是否可以帮助我离开这里 ?」花木兰正气道。「我是谁?」耀日一笑,「我叫耀日。掳人?小事罢了。可不可以帮助你? 可以,但我帮你又有何好处啊?」「君子除强扶弱,又要什么报酬?」花木兰理所当然的道。「不不不,我从不作赔钱的买卖。你要我帮你,就要付出代价。」花木兰迟疑了一下,才问道「你要什么?」花木兰其实隐约可以猜到他的意 图,但还是希望自己的运气并不是那么背。「你令人销魂的身子。」耀日嬉皮笑脸的道。

  花木兰虽隐约猜到,但听到这话身子还是一震。她想了一会便作了决定。「好。」她想雷流风看管她极严,这个机会跑了,可能再没有了。反正她的 身子已是不乾净的了,眼前这人看起来又不差,便是给他一次也是没办法中的办 法了。



  「你先带我离开这里吧。」花木兰轻叹一声。「不用了,便在这里作。雷流风这小子死会享受的。这方圆百里再也没有比 这里更好了地方了。」「他快回来了!」花木兰不敢置信的道。「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花木兰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样子,相信了他。

  花木兰由丝绸堆中站起来,一丝不挂的走向他。「我不是太精于此道……」 花木兰站在他面前,羞涩的道。「没关系。」他难得温柔的道。耀日伸手轻轻碰触花木兰的脸颊,由脸颊往下,滑下胸部,小腹,最后灵巧 的滑入她的私处。他修长的手指深入其中,缓缓的抽插。

  花木兰脸又是一红,依靠在他的怀里,手臂绕着他的窄腰,让自己身体的每 一寸都紧密的贴着他。耀日吻住花木兰,灵巧的舌深入其中兴风作浪。另一只手则攀上乳峰轻轻揉 捏。「你好美,这么热情……我怎么能不触碰你。」耀日再花木兰耳边热情的低 语,热热的呼吸吹到花木兰耳里,令她一震。花木兰轻轻解开他的上衣,双手爱抚着他阳刚的古铜色身体。花木兰长期练 武,手掌自然不如一般女子细嫩,但粗燥的手心抚过皮肤时更有感觉。花木兰用 舌和牙爱抚耀日的胸肌,印上了无数个吻痕。花木兰慢慢的解开他的裤子,小手 握上他的坚挺。花木兰不好意思去看,所以不知道他的尺寸。直到握上了,才吓 了一大跳。

  忽然放了开手,往后退了一步。耀日没想到她会忽然倒退一步,私处中的手 指还未来的及抽出,为了避免伤到她,他只好随她往下倒去,两人于是纷纷倒在 床边。他们的身体紧贴着对方的,没一丝空隙。耀日一笑,抱着花木兰转身倒在 床上。花木兰感觉他巨大的坚挺在她的私处上摩擦着,有点害怕,她初经人事,对 男人依是陌生的很,所以不知道男人生理该是如何。但耀日的坚挺明显的比雷流 风的巨大多了,她不知道如何将那巨大的事物放入自己的私处中。

  她用手轻轻触碰着,抬头担心的道,「我害怕。」耀日闻言大笑,安慰花木兰道,「放心,我越兴奋那里就会越变越小。」「是吗……」花木兰有点怀疑,但还是相信了他「你用你的小嘴,」耀日用手轻点的一下花木兰的唇。「爱抚我那里,它就 会越变越小了。」「我不要!」花木兰红着脸拒绝。

  「随你,但我可先声明,我那里对初经人事的小姑娘可是大的吓人,你若不 让它变小,它可会撕裂你的。」耀日一本正经。花木兰不是太相信,但耀日的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揉捏。她心中忽然有着一 股冲动想看眼前这个男人为她疯狂的模样。花木兰不发一言,依是红着小脸,往耀日的坚挺移去。她轻张小口,伸出小 舌来轻舔了那热的吓人的事物一下。感觉着耀日忽然触电般的抖了一下后,花木 兰满意的继续下去。

  她轻吻着它,有时也伸出小舌轻舔。最后,才轻张小口含住那巨大事物的前 端。本能的倾吐着,又用舌尖轻点着。花木兰虽从来没有这般经验,因此极为青 涩,她的纯洁和热情更令耀日疯狂。

  耀日再也受不住花木兰的挑逗,他在床上躺平了,且立即分开花木兰的大腿 ,让她跨坐在他小腹上,并用那越见巨大的坚挺摩擦的她的私处。花木兰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并感觉那坚挺越见巨大和烫人。「你骗我…」耀日一笑,双手握住了花木兰的细腰将她提起,并对准着自己的坚挺重重落 下。「啊……不……好痛……停……停下来!」坚挺一下便在湿滑的通道滑入深 处,花木兰初经人事,小小的通道容不下耀日如此巨大的坚挺。她痛的像被活活 撕裂一般,不停的呻吟。耀日也不再动,只是停下好让花木兰慢慢适应他。渐渐的花木兰的身体慢慢 的习惯了,私处内的水越流越多,使花木兰的痛楚少了许多。

  花木兰扭着腰想替自己找个比较舒服的位置,谁知道才一动耀日便低喘。花 木兰觉得有趣,便更用力的扭着腰,像像骑马一般。有时也轻轻抽出,再用力坐 下去。搞的耀日不停的低喘呻吟。花木兰第一次有掌控权,玩的不亦乐乎,双手更是顽皮胡闹,她一只手伸到 他们俩的接何处,轻轻揉捏,另一只手玩弄着耀日的乳头,有时也弯下腰去深深 一吻。看见耀日那副又是痛苦又是满足的脸,她不免娇笑出声。银铃般的笑声充 满整个房间,也令耀日着迷的看着她。

  「你真是个小女巫,美丽淫荡,轻易便勾走男人的魂。」耀日这话本是称赞 花木兰的话,但花木兰一听便是一震。她几天前还是冰轻玉洁的处子,守身如玉 。现在看看自己,淫荡的骑在男人身上,快乐的和男子交欢,那和青楼妓女与淫 娃荡妇又有何分别?



  「不……不……我不是……不是……」花木兰悲哀的喊叫,泪水如珍珠一般 一串串的掉在耀日胸膛上。耀日极为惊讶,想用手擦花木兰的泪水。花木兰一惊,连忙从耀日身上跳起 来,也不管身上一丝不挂,便要冲出房去。耀日虽然惊讶,但也马上反应过来, 轻轻一跃便抓住了花木兰。

  耀日欲望已到了极限,再也没心思和花木兰玩游戏。他将花木兰抓回床上, 并将花木兰双脚分开,一挺,坚挺便深入她的柔软。花木兰心中不愿,但连日雷流风的调教已使她身体十分敏感,她身体是诚实 的,双脚自动围住耀日的窄腰,随着耀日的冲刺扭了腰身配着。

  花木兰正在高潮中,虽有一根沾满黏液的手指探入她的后庭,她还是没怎么 注意,只是觉得不太舒服而已。那手指一抽出,代替手指的是巨大烫人的坚挺。 那坚挺一冲而入,随着耀日的率动开始用力的抽插。花木兰早在那坚挺深入自己 后庭时受不了巨大的痛楚晕过去了。

  一会儿,又因痛苦而醒来。私处里有耀日的疯狂的抽插的,花木兰一转头,见着了归来的雷流风在自己的后庭有规律的抽插着。花木兰像三明治般被夹在两 个精壮的男人之间,两人的坚挺同时在花木兰深处抽插着。

  如此的经验,便是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嚐的青楼妓女也少嚐过。 花木兰泪水不停的留下,一会儿,又因这种可怕的羞辱而再度晕的过去。雷流风冷笑,再度把那百合媚药放入花木兰深处,坚挺也有条理的率动起来 。一会儿花木兰因渴望而醒,身体再也不痛了,取代的是一波波的欢愉和情欲。

  她随着他们两人率动着。口中浪叫娇吟不断:「流风哥哥,好……好……我 爱你……我爱你……耀日哥哥……别停啊,我还要,还要……兰儿要更多,更多 ……」雷流风和耀日受到花木兰的鼓励,便更加卖力的冲刺着。到达顶点时,雷流 风和耀日双双将热流射入花木兰深处。三人合在一起颤抖,抽搐,直到慢慢静止 。三人休息了一下后,雷流风和耀日立刻恢复,两人有默契的互换了位置,一人 在前一人在后又朝花木兰深处冲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