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加料的牛奶(第二部)(4)

作者:admin人气:1796来源:




冯厚明:本文的主角
刘艳萍:主角的妻子
周晓慧:主角的岳母
刘艳丽:主角的大姨子
刘艳菲:主角的二姨子
           *************************
  
  六点钟,天刚亮的时候我就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吵醒了,又一个孕妇要生了。
唉!看来这几天是睡不好觉了。倒是老婆不知道是适应了这个嘈杂的环境,还是
昨天晚上太累了。现在睡得正香呢。睡不着的我闲着无聊,就靠在床头支着个脑
袋看着躺在怀里的老婆。睡得真香甜,嘴角至今还挂着笑容。原本有些微皱的眉
头也舒展开了。就这样我一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眼前熟悉的美女,一边不停的用
指尖缠绕着她的秀发。享受着顺滑如丝的秀发在我指尖滑过的感觉。
  唉!都快当妈妈的人了,睡熟的时候看起来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嘴角还
有一丝亮晶晶的口水痕迹。真不知道等小宝宝出来了会是个什么样子。想想都可
怕,简直就是一个大孩子带一个小孩子嘛。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让她这么早就怀孕
了。伸手在她的嘴角擦了一下,将她嘴角口水的痕迹轻轻地抹掉。睡梦中的她轻
轻地皱了皱眉,嘴里嘟囔了一声就又接着睡了。看她睡的香甜,我试图将压在她
脑袋下的胳膊抽出来,不想动静太大弄醒了她。
  睡眼惺忪的老婆翻过身来,看着我说道:「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也不多睡一
会。」我随意的答道:「又有人生孩子,太吵了,睡不着。」老婆听了担心的说
道:「要不你还是回家睡吧。这里每天都很吵的。我还没生呢。等生了才过来陪
我。」我笑道:「没事的,第一天有点不适应。等适应了就好了。你快要生了,
我在家也不放心。」老婆听了我的话,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把我往下拽着,说
道:「再陪我睡会,躺着说会话也行。天还早呢。等会才起。」我顺着老婆的胳
膊就躺了下来,继续搂着老婆,陪她聊着快要出生的小宝宝。讨论着该怎么带。
虽然已经看了不少育儿方面的书,但是事到临头总是让人很紧张。
  陪老婆聊了一会,病房里的人们就陆续开始起床了。于是我们也起来了。伺
候着老婆洗漱完毕后,医院的早饭餐车也就过来了。一碗热乎乎的白米粥和两个
白面馒头,再加上一份咸菜和一个煮蛋。看着这么简单的早餐,我说道:「老婆,
你这些天早上就吃这个呀。也太简单了吧。要不我出去给你买点别的吧。」老婆
接过我手上的饭盒说道:「这些挺好的。别看简单,正好和我的胃口。天天吃油
腻,就想吃些清淡的。大锅稀饭,手工馒头吃着挺香的。正好换换口味。」看老
婆挺喜欢吃的样子,我就放弃了出去的想法。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床边陪着老婆吃
饭。看到我坐在旁边,老婆拿出一个馒头问我:「你吃不吃。」我笑道:「还是
算了吧,就这点东西。还不够我一个人吃呢。两个人吃,吃个半上不下的难受死
了。等你吃完我出去吃。」老婆看我不吃也没继续劝我,说道:「等会早班医生
要查房,大概要1个小时的样子。病房里的家属都要撵出去。到时你就出去吃吧。」
我随口答应了下来。看老婆一手拿着馒头,一手夹着咸菜。闲着无聊的我就开始
拿起勺子喂老婆喝粥。老婆很享受我给她提供的早餐服务。笑咪咪得吃一口馒头,
喝一口我喂得粥。吃到一半的时候,岳母推开了房门。看到我正在喂她的小女儿
吃早饭,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时候,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羡慕嫉妒的眼神。这
一丝一闪而过的眼神正好让面对着大门的我看了个清楚。等背对着大门的老婆转
过身时,岳母已经很好得掩饰了自己的眼神,微笑着走了进来。一边问着老婆的
身体状况,一边走到了老婆身边。两个人就这样把我丢在一边说起了私话,老婆
连早饭都停下来不吃了。我就这么坐在一边捧着个粥碗傻愣愣的呆着,一句话都
插不上嘴。几次想插话,都被岳母抢先给打断了。很明显岳母是故意的。我心里
无奈的翻翻眼,「又不知道是那根弦搭错了,大清早就找我的茬。不会是因为我
在喂老婆吃饭吧。」
  好在走廊里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医生查房,家属都出去。」的声音。这才让
我摆脱了尴尬的处境。在老婆的叮嘱下,带着同样也没有吃早饭的岳母出去吃早
饭。考虑到医院旁边的卫生状况不能让人放心,我开着车载着岳母,远远地找了
一家茶楼。「荣福茶楼」,看名字不错,环境也还可以。我和岳母走了进去,找
了一个僻静拐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来的有点早,茶楼里还没有客人。透过
淡蓝色的玻璃能够看到街道上早起的人们正在来回奔波。我们点了早餐后,服务
员就下去了。
  看着对面还在闷着个脸的岳母,我笑道:「怎么了,一早上就气鼓鼓的。这
是生谁的气呢?」
  岳母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才生气了呢?好好的我干嘛要生气呀。」
  我夸张的耸耸鼻子,「我怎么闻到一股浓浓的酸味呀。不会是有人在吃醋吧。」
  岳母气的拿起筷子打向我的脑袋,「鬼才吃你的醋呢。」
  我夸张的躲着岳母的筷子,「那怎么一看到我在给小萍喂粥,某人的眼中都
快滴血了。」
  看到我一副搞笑的样子,岳母终于微微露出了笑脸。「去你的,净瞎说。谁
嫉妒了。只是有些羡慕罢了。小萍的爸爸死的早,多少年都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
了。突然看到你们夫妻恩爱的样子,我就是有些羡慕罢了。唉,我们母女几个里
面,小萍应该是最幸福的了。虽然你很花心,但起码对小萍还是不错的。小丽过
的估计比小萍就差多了,天天只能靠工作来麻木自己。」
  我听了岳母的言语,奇怪的问道:「我看大姐和姐夫过的不是挺好的吗?也
没有吵,没有闹的。夫妻俩相敬如宾。」
  岳母听了不屑地说道:「没吵没闹就叫好日子呀。还相敬如宾呢。那是夫妻
吗?都成客人了还做个屁的夫妻呀。没听过宁嫁二流子,不嫁木锤子吗?都相敬
如宾还干个屁呀。」看着岳母突然爆出的粗口,我不禁一愣神。还从来没见过岳
母这幅情景。就算是我把她强推了后,也没见她这么骂过我。真没想到岳母还有
这么泼辣的一面。看到我一副惊呆了的样子,岳母不禁脸红了起来,继续说道:
「你们男人呀。看见漂亮的女人总是盯着她的奶子,脸蛋和大腿。什么时候关心
过她们的内心。小丽夫妻俩看起来很好,实际上估计糟糕着呢。你没看见小丽喝
醉酒了都没人问,三更半夜不回家也没人关心。要是小萍半夜不回家,你说你急
不急?再说了你看看小丽的眉头自从结了婚,什么时候舒展过。性格也比以前沉
闷多了,好好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儿,嫁到他们洪家,两年的功夫就成闷葫芦了。
早知道我怎么也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问了好几次,也问不出个头绪来。二十多
岁的小年轻,刚结婚两年,又没有孩子,工作也不错。除了夫妻间的那点私事,
有什么事能烦成那样。」岳母说着又用手指着我,嗔道:「还有你,也不是个好
东西,那天晚上就知道盯着小丽的身子看,也不知道关心关心她。」
  我听了岳母的抱怨,心想:「晕,真是躺着也中枪。又不是我老婆,关心也
轮不到我呀。再说了,我就是想关心,也得关心的上呀。不过听岳母这样说,我
倒是也开始怀疑起大姐夫妻之间是不是有问题了。岳母说的也是,要是萍萍半夜
不回家,估计我早就把电话打爆了,哪像大姐夫前天连手机都是关的,一副漠不
关心的样子。」
  看到我沉默不语,岳母更气愤了,怒道:「是不是让我说到痛处了,不敢回
答了。」我一看岳母有将怒火烧到我身上的迹象,连忙转移着话题。我可不想替
别人做炮灰。「妈,我昨天晚上听小萍提到她二姐,我都和小萍结婚这么长时间
了,怎么也没见到过她呀。」岳母沉默了一会,有些忧伤的说道:「你没见到就
对了,我都有好几年没见到她了。死没良心的,一跑出去就没了人影。也不想想
家里人都担心死了。」我听了吃惊的问道:「怎么回事呀,二姐离家出走了吗?」
  岳母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然后就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慢慢地说道:「其
实萍萍的二姐不是我的亲生孩子。那时候小萍他爸还在县里的医院上班,我也才
生下小丽的不久,大概也就两三个月的样子。记得那天医院里送来了一个还没有
满月的小女婴。说是被丢在医院门口的路上的,被医院的护士看见了就抱了进来。
大家看小家伙的包被和衣服都是用得上好的材料,都以为是谁家不小心弄丢的。
小家伙抱进来的时候饿的哇哇直哭,那时候我刚生完小丽不久,奶水足,心又软。
  见不得小家伙哭就把她抱起来,喂起了奶。想着等小家伙的父母找到了就还
给他们。没想到小家伙的父母一直都没出现,我就这样一直带了下来。后来看小
家伙估计是被遗弃了,就办了个认养手续,正式收养了她。她就是萍萍的二姐。
因为她的脖子上带了一块玉锁,上面刻着个菲字,所以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刘艳
菲。等小菲长大了,知道自己是养女的时候,就一直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想
知道为什么会被遗弃。人海茫茫的,除了一块玉锁就没有别的线索了,上哪找呀。
我就一直没有同意她出去找。小菲为此就一直在和我闹别扭。等到她高中毕业的
时候,那一年城里正好招女兵。她就偷偷的拿着户口簿去报名参军了。这些年除
了过年的时候寄回过明信片,就再也没有其它的消息了。也许是一直在外面找自
己的亲生父母吧。我也曾打过电话到她的部队。部队里老是说在执行任务,无法
联系。次数多了,联系的心也就淡了。就当没有收养过这个女儿吧。」
  听了岳母的述说,我随口说道:「要是不让她知道自己是收养的就好了。这
样她就不会想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岳母无奈的笑了笑道:「怎么可能,你想小丽和萍萍虽说差三岁,其实一个
在年尾,一个在年头。真正算起来也就差了一年多一点,中间哪有可能再生个孩
子。再加上小菲和小丽是同年,就差了2个月。她怎么可能不怀疑。小的时候还
能骗一骗,大了自然就明白了。再骗也就没意思了。唉,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
么样,有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一个人在外面也没人照顾,想想都让人揪心。」
  没想到没见过面的二姨子还有这么一段身世。看着眼前娥眉轻皱的岳母,我
一时也没有好的言语来安慰正沉浸在回忆中的她。过了一会,岳母再次感叹道:
「早上看见你和小萍的亲热劲,就让我想到了以前我和小萍他爸在一起的情景。
你岳父就像你一样最会哄女孩了。一张巧嘴能把花都说开了。当年我就是被他哄
得迷迷糊糊地跟他上了床,十六岁的时候就怀上了你大姐。家里人一看都怀孕了,
就让我们早早得结了婚。我的年龄不够连结婚证都没有领。结婚后,我怀孕时心
情不好。你岳父就像你现在这样天天哄着我,给我喂饭,给我洗脚。他也像你一
样,天天都想着做爱,想着把我弄上床。不过他比你老实多了,没你那么多鬼花
样。」说着岳母瞪了我一眼,像是在控诉我之前想着办法折腾她。
  「你岳父当年嘴可馋了,天天和你大姐、二姐抢奶喝。后来你大姐、二姐大
了,我要断奶了。他就死活不干了,成天得把我往床上拖,不到半年就又让我怀
上了小萍。我记得他知道我又怀孕了还高兴的说又有奶喝了。唉,活脱脱的一个
馋猫。跟你一个模样。」说到这里岳母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可惜你岳父是个短命鬼,小萍还没生下来,就得了一场大病死了。到底是
没再喝上我的奶。小萍出生后,我还挤了一碗奶撒到了他的坟头上,算是圆了他
的一个未了的心愿。早上看见你给小萍喂饭,我就想起了他给我喂饭的时候。唉,
真让人羡慕。女人就只该有个男人来关心一下,有人疼,有人爱的感觉真好。」
岳母脸上露出了落寞的神情,像是在回忆着与岳父的点点滴滴。
  我伸手握住岳母的手,满含深情地看着岳母,轻轻地说道:「这有啥羡慕的。
以后不是有我嘛。我来照顾你。我来疼你。给你喂饭,给你洗脚。」岳母抽了几
下,都没有能够从我紧握的手心里抽出自己的手。娇媚的眼神横了我一眼,「你
有几颗心,能够照顾的过来吗?我现在可没有奶给你喝了,找你的老婆去要,照
顾她去吧。」我腆着脸笑道:「都说女人的心是一个整体,所以只能同时给一个
男人。而男人的心是可以分成几瓣,可以同时给几个女人。放心吧,就你和萍萍
两个人,我肯定能搞定。」岳母听了我无赖的话语,心情有些好转,捂着嘴笑道:
「真的只有两个人吗?不止吧。说吧,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看着岳母调笑
的眼神,我气不过夹起一个小包子就往岳母的嘴里塞,「好心没好报,来我给你
喂饭吃。看我不用包子堵住你的嘴。」岳母笑呵呵的躲着我递过来的包子,嘴里
还说着:「这就恼了,真没意思。」笑闹了一会,我看到茶楼里的两个小女营业
员都往这边看时,就放过了不停躲闪的岳母。一口将筷子上的包子塞进了自己的
嘴里,恶狠狠的咬了几口,嘟囔道:「不吃拉到,我还不喂了。」岳母看到我装
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
  咽下包子,等岳母笑够了。我就开始说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岳母听到我用偷
拍的视频骗老婆给自己口交,笑着骂我就是一个二流子,一个色坯。一个披着人
皮的色狼。等听完萍萍对我说的话,岳母红着个眼睛,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才
轻轻的说道:「一定要照顾好萍萍的情绪。我是过来人。我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
最需要照顾了。不要急着让萍萍知道我们的事。出了事就糟了,到时后悔都来不
及。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我挺满意的。一切以萍萍为主,不要操之过急。」说完
又用手指头点了点我的额头,继续说道:「我上辈子肯定是欠你的,让我这辈子
来还。守了这么多年的寡,却被你骗的和自己女儿抢老公。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到
底是做了啥孽。遇到你这个胆大包天的色狼。连自己的丈母娘都不放过。你要是
敢对萍萍有一点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听完岳母的抱怨,我笑道:「这还用
说,你上辈子肯定是我的女人。缘分没有尽,这辈子就继续呗。放心吧,我肯定
会对你和萍萍好的。我的女人,我心疼着呢。」岳母听了,美眸横了我一眼笑
道:「说的跟真的似的,你先把萍萍搞定吧。贪心不足的小色狼。」
  这时茶楼里又陆续进来了几个人,不过都坐中间,离我们都挺远的。看到进
来的人多了,我和岳母也开始安静地吃起了早餐。就在我埋头吃着包子,喝着稀
饭时。我突然感到有一只脚在桌子下面轻轻地摩挲这我的腿,并且正顺着大腿慢
慢地向我的裆部靠近。我吃惊的抬起头,发现岳母正在眨巴着小眼看着我,脸上
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再低头确认了一下。没有错。一只秀气的小脚套着诱人的
黑丝袜,正踩在我的裆部。脚尖还在我的裆部不停的画着圆圈。再看看依然保持
着一副无辜样子的岳母,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低声问道:「你想干什么?大白
天的,你不怕被看见。」岳母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玻璃和四周客人,轻声笑道:
「傻瓜,这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他们离得这么远,谁能看得见。」说完
故意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肉棒。
  「妈的!被美女岳母反调戏了。悲催的是,貌似我的身体还挺享受这个调戏
的,肉棒都已经开始充血了。」我不由的再次瞪了岳母一眼。感受到了我的肉棒
在慢慢变硬。岳母捂着嘴偷笑着,就像是一只偷到了鸡的狐狸。笑眯眯的眼睛里
尽是诱惑的光芒。看得我心神摇动,热血上涌。可怜的小弟弟硬的跟钢筋似的。
就在我享受着这种刺激感时,岳母突然收回了秀足,然后在我不满的眼神中抬手
招呼着茶楼里的服务员。清秀的小姑娘顺着过道就走了过来,我赶紧用桌布遮住
被肿胀的肉棒顶起的裤裆。小服务员来到桌前,岳母开始询问有没有冷饮。服务
员热心地介绍着茶楼里的各式冷饮,我偷偷地做着深呼吸,慢慢的压下澎湃的心
情,让肉棒上肿胀的感觉也缓解一点。就在这时,岳母的秀足再次踏在了我的裆
部。要不是桌布挡着,服务员肯定能看到眼前这个认真地听她介绍的女士,正在
用自己的秀足调戏着对面那个无辜的男士。刚刚有些松软的肉棒,瞬间就恢复了
原样。不,应该是比刚才还要硬上三分。我努力地保持着平静,使自己的表情显
得更自然一些。一边微笑地看着岳母在和服务员说话,一边尽力地夹紧腿,好阻
止正在我裆部作恶的秀足。岳母的秀足执着地在我的裆部活动着,坚硬的肉棒在
岳母秀足得蹂躏下胀得生疼。好在岳母得点餐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最终岳母点了
一份豆浆、一杯牛奶再加上一小碗冰块。等服务员礼貌的退了下去后,我一把就
抓住了岳母那只还在作恶的秀足,握在手心细细地把玩着。岳母手扶着桌子和我
争夺着自己的秀足,很快岳母妩媚的面容上就浮起来一片潮红。就在我想进一步
惩罚岳母时,我看到了服务员送来了刚才点的牛奶,豆浆。还有一个小小的玻璃
碗里放着一些晶莹的冰块。我只好放开了岳母的秀足。岳母也趁机收回了自己的
秀足,装出了一副淑女的样子。
  等服务员再次退下后,岳母竟然掀起桌布钻进了桌子底下。紧接着我就感觉
到了我的裆部再次被人占领,不过这次不再是岳母的秀足,而是她的双手。低头
一看岳母正在舞动着双手,飞快地解开了我的裤子。将我已经肿胀了半天的肉棒
释放了出来,手握着我滚烫的肉棒,岳母诱人的美目横了我一眼后,就一口将它
含进了嘴里,温暖舒适的感觉立刻包围了我的肉棒。让我满腔的欲火顿时化为了
一片舒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从这舒爽到极致的感觉中恢复了过来,轻声的
问着桌下的岳母,「你想干什么?快起来,别被人看见了。」岳母使劲的嘬着我
的肉棒,好一会才松开嘴,对我媚笑道:「我要吃早餐奶,你答应过我的。」说
完再次将我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晕,这都哪跟哪呀,竟然在茶楼里就想着要吃这个。」我很想继续劝岳母
停下了,但这种舒爽到极致的感觉和紧张到极点的刺激是我从来也没体验过的。
让我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我只好一边紧张地享受着岳母的口舌服务,一边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观察着茶楼里的每个人。防止突然有人闯进这个拐角。在紧
张的心情和岳母的刺激下,我的肉棒硬挺的十分厉害,这大大地降低了肉棒的敏
感度。岳母吮吸了半天都没能让我射出来。虽然我也想尽快射出来,但是怎么也
找不到爆发的感觉。气的岳母在桌底下轻轻地咬了我的肉棒一下。突然得袭击让
我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服务员听到声音连忙看向我们,准备走过来看看是不是需要服务。我连忙抬
手示意没事,阻止了正向我这走来的服务员。「靠,要是让她走过来就大条了。
那还不立马露馅。」看到服务员在我的阻止下退了回去,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低头对正在继续舔肉棒的岳母说道:「别吸了,太刺激了。我一时半伙都难射出
来。下次吧。」岳母听了我的话,不甘心的又嘬了一会,发现我的肉棒依旧是坚
硬如故,没有丝毫射的意思。气的使劲地搓着我的肉棒。突然间我听到岳母轻声
地说了一句,「有了,有办法了。」说完就从桌下退了回去,嘴里还说道:「不
准把它放回去,等着我。」我只好放弃了将肉棒放入裤子里的想法。只见岳母从
桌子上拿起了放冰块的玻璃碗后,又钻进了桌子底下。再从我这边看到岳母的时
候,岳母已经在嘴里含了一小块冰块。等到岳母张开嘴再次将我的肉棒含到了嘴
里时。我的肉棒就传来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冰冷的感觉刺激着我滚烫的肉棒,
一下子就大大地提高了肉棒的敏感度。冷热交击之下,我的肉棒明显支持不住了。
一阵从未有过得激烈快感在我的身体中荡漾着。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我就感觉到
自己的肉棒都快要爆炸了。就在此时,岳母又用手握着几块冰块,用它们擦拭着
我的肉棒外侧,根部和蛋蛋上。双重的刺激让我再也忍不住了。肉棒在岳母的嘴
里连续地跳动着,蛋蛋在岳母的手心里强力地收缩着。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射进了
岳母的檀口里。射的是那么的多,好半天,肉棒才停止了喷射。过度喷射之下,
我感到头都有点晕眩了。「妈的。太刺激。」好半天我才从兴奋中恢复过来。
  这时岳母已经榨干了我肉棒中的最后一滴精液,正蹲在地上抬着头看我。看
到我低下头看她时,岳母冲着我张开了她那艳红的双唇,只见浓浓的白色精浆填
满了岳母的口腔,淹没了她的香舌。看着眼前淫靡的情景,我不由的摇了摇还有
些晕眩的头,软弱无力的肉棒也不自主地抽动了一下。岳母看到我的表现,媚笑
着闭上了嘴。细心的整理好我的裤子,然后从桌底钻了回去。等岳母坐定后,我
才发现岳母竟然还没有将嘴里的精液吞下去。只见她拿起身前的玻璃杯,将口中
混合着冰块的精液吐到了玻璃杯里,白浊的精液在杯底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她又
将旁边的热牛奶倒进了玻璃杯里,再撕了一包白糖加了进去。然后就拿着勺子悠
然自得地搅拌着,嘴里还说道:「嗯。这才是我想要的营养早餐奶。」我看了对
她直翻白眼,实在是无语。看到我白眼直翻,岳母冲着我媚笑着道:「乖,你也
趁热把豆浆喝了。好好的补一补。以后可就指望着你呢。」看着岳母淫荡的动作,
听了岳母诱人的话语。我连翻白眼的心思都没有了。心想:「妈的,这才几天呀。
就从我调戏她,变成了她调戏我。太没天理了。」气愤的我,大口地喝着温热的
豆浆。现在的我急需补充水分。刚才差点就让这狐狸精给榨干了。岳母看我气愤
地喝着豆浆,捂着嘴呵呵地笑着。不时还抿一口混合着精液的牛奶。然后用一种
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勾引着我,「老……公……!是我给你舔得舒服,还是萍萍的
口活棒呀。」在岳母的诱惑下,我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吐到无力的鸡巴竟然又有
了冲动的感觉。我心想:「刚才还说要我照顾好萍萍不用管她,现在又在这使劲
的勾引我。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靠,这早饭没法吃了,这鬼地方再也呆不下
去了。」我顾不得回答岳母的问题,几口喝干豆浆后,就跑到吧台结账去了。我
怕再多呆一秒,我就会再次被这个狐狸精勾住。岳母看着我狼狈的身影,呵呵地
笑着,也几口就喝完了自制的营养早餐奶,跟着我出去了。
  坐到车里,看着旁边还在一个劲的捂嘴偷笑的岳母,气不过的我一把就将岳
母楼进了怀里,狠命地吮吸着她诱人的红唇,狠命地搓揉着她丰挺的双峰。岳母
搂着我的脖子,顺从的迎合着我的动作。将自己的香舌伸到我的嘴里任我品尝。
挺起自己的酥胸任我蹂躏。好一会后,她才轻轻地提醒我道:「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回吧。萍萍该等急了。」我这才从岳母的诱惑中回过神来。
  再次狠狠地亲了岳母一下后,就驾车往医院赶去,一路上岳母也不再刺激我,
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整理着胸前被我揉皱了的衣服,重新补上了被我一顿狂吻弄
花的妆容。
  来到医院后,医生的查房已经结束了。走进病房时,发现大姨子竟然早就到
了。白色的连衣裙,肉色的丝袜,白色的小高跟,再加上一个黑色的细腰带。整
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典雅文静。
  如果不是岳母之前的话语,我一定只会被大姨子美丽外表所吸引。现在的我
静静地站在一边,细细地观察着她。果然如岳母所说,大姨子美丽的外表下总有
着一股淡淡的愁绪。轻皱的娥眉就是最好的明证,虽然正在和岳母、老婆一起说
笑着。但眼中偶尔闪过的一丝忧愁,总是能被一旁的我看个分明。看得我恨不得
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地怜惜。不过再看看旁边的岳母和妻子。我火热的心情就像是
被浇了一瓢凉水,瞬间就熄灭了。这两个还没搞定呢,那里还有精神去招惹其他
人呀。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眼前就有三个美女正演着一台家庭肥皂剧。看着她
们热闹的聊着家长里短,聊着未出世的孩子。我丝毫都插不上半句话。只好躺在
一旁的躺椅上慢慢地恢复着刚才在茶楼消耗过多的体力。静静地看着眼前三个秀
色可餐的美女,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最主要的是其中有两个美女都是能够让我
予取予求的,想想都让人得意。
  还没等我欣赏够。正聊着开心的老婆突然感到肚子一阵阵痛。啊,要生了。
我赶紧找来医生和护士。将老婆送进了产房。孩子生得异常的顺利,不到半个小
时,医生就抱出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女孩。正合我意,我就喜欢女孩子。岳母和
大大姨子看到新生的小生命也高兴极了。两个人小心翼翼的看护着。特别是大姨
子,满脸都是喜爱、羡慕的神情。岳母在一旁打趣着大姨子,「喜欢小孩,怎么
不自己生一个。」大姨子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了一丝寂寞的神情,然后就恢复了正
常。「妈,我现在工作忙。等等吧。」岳母见大姨子这么说,也就放弃了这个话
题,不想在这快乐的时候继续这个沉闷的话题。
  我坐在床边,看着刚刚回到病房的老婆,小心的看护着正在吊水的她。近半
个小时的折磨,让她的脸色看起来雪白的。不过精神倒挺好,脸上也露出了快乐
的笑容。只是老婆看到是个女孩有点遗憾。因为她一直希望是个男孩,希望能给
我家里续一份香火。我小心地安慰着她,夸赞着女儿的种种好处。很快老婆就从
这个心结中解脱了出来。嚷嚷着要抱小宝宝。后来在几个女人的一起决定下,给
小宝宝取了个名字叫冯灵秀。而我之前准备好的名字已经被三个人一致否决了。
  看着在一旁生闷气的我,三个女人都呵呵地大笑着,连小家伙也哇哇直哭地
凑着热闹。
  医院的生活总的来说是痛并快乐着。看到新生的小家伙总是让人心情很好。
但连续几天都没能睡个好觉又让人觉得痛苦不堪。现在的我一躺到躺椅上就能睡
着,一有人喊我就得醒来。好在这样的日子并不长。生完孩子一周后,我就接着
老婆回家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周里我和老婆再次碰到了小护士郑明霞。她又恢
复到以前那个样子了,蹦蹦跳跳地到处乱跑,一有空就跑过来逗弄我的小宝宝。
快活得像个小燕子。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到一丝一毫的假装。想来
是已经被自己的家人劝服了。唉,有又一个少女堕落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终于
如愿以偿地尝到了老婆的奶水。那天老婆刚来奶,小家伙吸了半天也没有吸出来,
气的哇哇直哭。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帮了她一把。亲口将老婆堵塞的奶孔吸通了,
尝到了老婆的第一口初乳,真香!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