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催眠之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完

作者:admin人气:572来源:

巷口的7-11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工读生,她的个子很娇小,却总是一付活力丰沛的模样,脸上总是挂着很灿烂的笑容,尤其当她在喊“欢迎光临”的时候,她总是会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着,她有一颗突出的小虎牙,加上脸颊上两个深深陷进的酒窝,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自从她来了之后,我每天都会来这家7-11报到,只是为了看看她的笑容,其实我也很想跟她说说话,却总是提不起勇气,我总是在心里想着,明天吧、下礼拜吧,反正她应该不会突然就不干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的关系会突然出现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

  那是在她来了大概两个多月之后,我到那里去划拨付款,当我将划拨单交给她的时候,她看着我的划拨单,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发呆了起来。

  ‘小姐?’我叫了她一声。

  ‘啊,不好意思。’她才突然回过神来,继续帮我处理,将钱收进收银机之后,她将收据和回条交给了我。

  ‘这样就好了吗?’因为不太熟悉,我接过东西时问着,想要确认一下。

  ‘是的,主人。’她微笑的对我说着。

  我诧异的看着她,她身边的另一位女店员也一样,但她却只是睁大眼睛看着我,好像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会是她私生活的习惯不小心脱口而出吗?看着她这样天真无邪的模样,我实在无法想像到底是什么原因。

  ‘谢谢。’我点了点头,快步的离开了便利商店。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当我发动机车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竟然从店里面跑了出来。

  ‘主人,求求你不要离开!’她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腰。

  我讶异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这是在干嘛,是整人录影吗?还是她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

  ‘好难过,主人,求求你不要走。’她持续的说着。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两颗柔软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的背部,感觉十分的舒服。

  ‘珍宇,你怎么了?’另一位女店员也从店里面追了出来。

  ‘主人,你等我一下,求求你不要离开。'

  ’嗯。‘我答应了一声。

  她放开了手走向她的同事,我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她的同事脸上似乎很不谅解的样子,然后终于走回了店里,那女孩又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看着她,正想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却先开口问我。

  ’主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是吧?这应该是我要问的吧?是你莫名奇妙的跑过来抱住我,还拚命叫我主人的耶,我对你做了什么?

  她的眼中含着泪光,十分可怜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在演戏。

  ’我对你做了什么?‘我反问她,’你到底干嘛这样子?‘’我不知道,主人。‘虽然听她这样叫我让我有一种无以名之的优越感,可是这还是实在太奇怪了,’我不是你的主人,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是的……‘她说着,表情却突然扭曲了起来,十分痛苦的模样,她双手握着头,在我脚边跪了下来,痛苦的呻吟着,’啊……啊……!!‘’你怎么了?还好吧?‘我蹲了下来,紧张的问着。

  ’求求你……‘她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着,’别这样……对我……‘我?什么意思?她会这样是我造成的?我回想着在她变成这个模样的前一刻,我只不过是让她不要叫我主人啊,是因为这个吗?

  ’我取消刚才的话,你可以叫我主人。‘

  我话一说完,她的表情就轻松了下来,我也觉得松了一口气,但我却发现她的眼神更不友善的看着我。

  ’主人,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变这样子?‘天啊,她怎么又问我这个?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站了起来对她说着,’先站起来吧。‘她原本无力的跪在地上,我想扶她一把,她却突然咻的一下站了起来,感觉有点不太自然。

  我吸了一口气,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听好,我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我刚下班,顺路来这里缴钱,然后就看到你这个模样,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请相信我,我跟你感到一样的莫名奇妙。‘’是的,我相信你,主人。‘很神奇的,我感到她眼中原本流露着那种怀疑与责怪的眼神,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了。

  ’我也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我不知道,‘她说着,’我原本站在柜台,就像平常一样,可是你离开店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楚,然后我突然明白那种痛楚是因为你离开了我,因为你是我的主人,我必须要跟在你的身边,服从你所有的命令。‘我听完她的话只觉得莫名奇妙,完全无法理解,如果她所说的都是真的,也怪不得她会一直觉得是我对她做了什么,这听起来好像是我催眠了她、或对她用了什么洗脑器材什么的,可是我明明没有这么做。

  她一直看着我,头往下微微垂着,像一只可怜的小猫一样。

  ’你有什么打算吗?‘我问她。

  ’随主人吩咐。‘

  ’如果我让你继续在这里工作,我先回家去呢?‘她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脸上露出十分恐怖的表情,我想起她刚才痛苦的跪倒在地上的模样,赶紧对她说着,’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这么做的。‘’谢谢你,主人。‘她好像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现在该回家了。‘

  她喘着气,十分紧张的模样,然后结结巴巴的说着,’主人……可以让我……到主人家住吗?‘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被女性倒贴过,没想到第一次有女孩说要到家里去住竟然是这种情形,怎么办呢?真的带她回家吗?虽然她的模样那么可怜,但是在演戏也是有可能的吧?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不少演戏的天才的,说不定是什么诈骗集团设计的仙人跳,我还是觉得有点害怕。

  ’你会服从我的任何命令?‘我决定要试验一下。

  ’是的,主人。‘

  ’跟我来。‘我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为什么?主人不是骑车的吗?‘我听到她在我的身后问着,我没有回答她,她也没有再问,就静静的跟着我,沿着骑楼走到了一条阴暗的巷道。

  ’把你身上的钱都给我。‘我突然转过身对她说着。

  ’主人?‘她一脸讶异且疑惑的望着我,但手却毫不迟疑的拿出了皮夹,掏出了五、六百块钱给我。

  ’算了,把钱收回去吧。‘这样好像不能证实什么,我决定要来点更极端的,’把衣服脱掉。‘’主人?为什么?‘这次她的表情除了讶异还带着恐惧,从她的脸上我可以感觉到她一点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她的双手却仍然俐落的解开了7-11那件绿色的制服。

  她将制服脱了下来之后,立刻将身上的T恤往上拉起,原本我只是想试验而已,但现在我的眼神却完全被她白皙的肌肤所吸引,她将手伸到背后准备解开身上粉红色胸罩的钮扣,这时候我看到一滴水珠落在她的胸罩上方,我才发现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我突然感到很愧疚,我怎么会那么小心眼,竟然能联想到什么仙人跳,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是有什么东西好骗?再说她都来这边打工两个月了,难道就为了钓我这条营养不良的鱼吗?发生这样的事,她的内心一定比我还不安上百倍,我竟然这样在怀疑她,这不但愚蠢、而且可恶!

  ’够了,赶快停止!‘我赶紧喊着,在她的胸罩掉落前阻止了她,’对不起,快点把衣服穿好。‘我强忍住心中的欲望,转过头背对着她,等她将衣服重新穿好。

  ’我们等一下先到我家去,好好的思考一下,看看能不能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等衣服穿好再叫我。‘’好了,主人,谢谢你。‘我回过头来看着她,她的眼中仍泛着泪光,却对我露出了很灿烂的微笑,裤裆里的家伙依然很不安分的肿胀着,像是在抗议我做作的绅士行为,但是看到她这样甜美的笑容,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骑车带她回到了家里,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住,平常也懒得整理,难免比较杂乱一些,带她进来后,我赶紧先走到里面稍微整理一下,她一直都静静的站着,连稍微的看一下这间房子也没有。

  整理好了之后,我倒了两杯饮料,请她在客厅的沙发坐了下来。

  ’你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的,主人。‘’一点概念也没有?‘

  ’是的,主人。‘

  一直听她这样喊着,感觉还是有些别扭,我直觉的想让她别再喊我主人,但想起她之前痛苦的模样,赶紧打住了这个念头。

  ’说说你的事吧,这几天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遇到什么可疑的人?‘’没有,主人,‘她说着,’我白天在大学念书,晚上到便利商店打工,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除了今天……‘真是的,一点线索也没有,我突然才发现她还穿着便利商店的制服。

  ’你丢下工作没关系吗?‘

  ’我不知道,主人,可是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你父母呢?‘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突然晚上不回家,父母一定会很担心的吧,尤其她看起来又这么的乖巧。

  ’我没有爸爸,妈妈在几年前过世了,我现在是一个人住。‘’不好意思……‘我说着,没想到她这么独立,可是这段谈话对厘清现在的状况一点帮助也没有,我想不到该再问什么,突然我们之间就这样沈寂了下来。

  ’你不想问我什么吗?‘

  ’我不敢问,主人。‘

  什么啊,回想起我的人生,我在家里排行老么,在学校里也是跟班,当兵又被分到没有学弟的单位,我的一生根本没有什么指使别人的机会,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对我必恭必敬的女孩啊?这反差实在太大了,老天爷,祢在对我开什么玩笑啊?

  ’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尽管问吧。‘我对她说着。

  她看着我沈思了一下,’主人是做什么的?‘

  ’我在贸易公司做事,才刚找到的工作,只是个小职员。‘’主人认识我吗?‘我想了一想才说着,对实际状况稍为保留了一点,’我常常去那一家7-11,看过你很多次。‘’我知道,我也常常看到主人,主人几乎每天都来吧。‘’你有注意到我每天都去?‘我笑了一笑,她也对我笑着,但我又想到现在的状况,’可是你是今天才突然觉得……我是你的主人?‘’是的,主人。‘这真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到这里,我们的谈话又中止了,而且仍然没有任何进展,我想起明天公司要开会,晚上还得处理一些文件,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活还是必须要过啊。

  ’不好意思,我有一些很重要的工作要处理,你一个人可以吗?‘’是的,主人。‘’你先看看电视吧。‘我对她说着,看到她走到电视前的椅子坐下,我也往书房走了过去。

  当我将文件从公事包拿出来之后,很奇怪外面为什么还这么安静,我明明让她看电视的啊,这书房又没有隔音,怎么我完全没有听到电视的声音。

  我走到客厅想看看她在做什么,竟然发现她端坐在椅子上,双眼直盯着没有打开的电视机。

  ’珍宇,你在做什么!?‘

  ’看电视,主人。‘她说着,视线却仍然盯着电视。

  我蹲到她的身边说着,’好了,别再看了。‘她才又将视线移到了我的身上,’听着,‘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继续说着,’我现在没有给你任何命令,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可以吗?‘’是的,主人。‘我站了起来,她也很快的跟我站了起来,’我要先去处理工作了……‘我原本想接着说要她先坐下来,但是怕她又一直坐着不动,就没有再说下去,迳自回到了书房。

  我盯着桌上的文件,这才觉得自己实在太天真了,发生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去处理好这些工作,我每天朝思暮想的女孩现在就在客厅,而且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会服从,我还坐在这里干嘛?赶快去上了她啊!

  不不不!我不能这样趁人之危,想起之前她脱衣服时流泪的模样,不管她外表是如何的顺从,但我明白她仍然是被强迫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在影响她,如果我现在和她做了,那和强暴犯有什么不一样。

  我一定得冷静下来,如果帮她度过了这一关,那她一定会感激我,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就能“正常”的进一步交往了。

  我拉开裤子的拉炼,让兴奋许久的小弟弟出来透透气,先打发手枪就比较不会那么胡思乱想了吧?我用手握住了阴茎开始上下套弄着,但就在感觉慢慢高涨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她哀号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把小弟弟塞回了裤裆,跑到客厅察看。

  这次比刚才她看电视的模样更让我吃惊,我看到她的裤子纠结在膝盖的高度,一双丰腴而白嫩的大腿不住颤抖着,她的手伸进粉红色的小裤裤中不断的抽动,我才明白我刚才听到的声音不是什么哀号,而是她舒服的呻吟。

  她看到我出来了之后,也没有停止动作,反而用一种娇媚的眼神看着我,这和我一直认识的她完全不同,在那么天真无邪的笑容下,她其实是这样的女人吗?

  她滑下了椅子,朝我爬了过来,跪在地上搂着我的腰,’主人,求求你,快点给我,我要受不了了。‘’你要什么?‘我不是明知故问,只是在这么突然的状况下,下意识的反问着她。

  ’我要主人的……肉棒。‘

  天啊,谁能抵抗的了这样的诱惑,我点了点头,她立刻将我的皮带拉开,拉下了拉炼,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将我的阴茎放进了嘴里,十分满足般的舔弄着。

  工作了一整天,我都还没洗过澡,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味道,这样的想法更让我兴奋到了极点!

  在享受了一阵之后,我将她拉了起来,然后推倒在沙发上面,不停吻着她的脸、她的脖子,粗暴的扯开她的上衣,搓揉着她的乳房。

  每天到7-11报到的时候,我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和她上床的情景,但我从来也没想过,我剥开的竟然就是那一件绿色的制服,我疯狂的吻着她,将她的T恤和胸罩都脱去后,我沿着肩胛骨吻到乳房,轻轻的咬了下她粉红色的乳头。

  ’嗯……啊……‘她不断放声的呻吟着,对我的每个动作都做出了极佳的反应,虽然这不是我的第一次,但我除了在A片中,从来不曾看过女人这样欲仙欲死的模样。

  我拉下了她的内裤,用手指逗弄着她的阴唇,她的下体早已流出大量的淫水,我将被沾湿的手指放到她的嘴唇上,她立刻贪婪的吸吮着,品尝着自己的味道。

  我将她的大腿拉开,准备将硬挺的肉棒送入她的体内,平常在这一刻我都会再确认一下女孩的意愿,但是此时此刻,我知道那绝对是多余的,我毫不犹豫的将肉棒深深的插了进去。

  天啊,一股快感冲上了我的脊髓,我没有碰过这么紧致的小穴,而且隐隐约约之中,我的肉棒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阴道内侧凸出的组织!她是处女!?此刻精虫上脑的我当然也没有多想什么,一口气冲破了那层薄膜。

  ’啊!!!‘她凄厉的叫了出来,不,我不知道这样的形容词用的确不确切,她紧锁着眉头,像是痛苦,却又十分享受的模样。

  我不断猛力的抽插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到达了极限,什么也没多想的将浓浊的精液一股恼的射进她的体内,在同一刻,她拱起了腰,不断颤抖着,似乎也到了极端的高潮,在我离开她的身体之后,她的身体仍然断断续续的抽搐着。

  我躺在她的身边,摸着她的脸,轻抚着她因为汗水而贴在皮肤上的发丝。

  ’谢谢你,主人。‘她说着,满足但筋疲力尽的模样。

  ’好好休息,睡一下吧。‘我说,她立刻闭上了双眼,沈沈的睡了过去。

  我才想到她还在完全服从命令的状态,但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要再吵醒她了,我帮她擦拭了一下身体,套上了衣服,然后将她抱到房间的床上,回到客厅后,我发现沙发上除了大量的体液外还有点点的血迹。

  什么工作的我也无法再想了,明天假装重病告假一天算了,我稍微洗了个澡,也在她身边睡了过去。

  隔天醒来之后,她仍然沈沈的睡着。

  ’珍宇,醒来吧。‘

  我很小声的说着,但她仍然立刻张开了眼睛,’主人,早安。‘她微笑的对我说着,但也许是想到了昨天的事情,随即脸红了起来。

  ’你是第一次吗?‘

  ’是的,主人。‘

  如果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那这一切还比较好理解一点,可是昨晚竟然是她的初夜,这让这件奇怪的事情愈来愈无法解释了。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问什么尽管问吧。‘

  ’主人不用上班吗?‘她看了看时间问着我。

  ’不,今天我先请假了,你又不能离开我,我总不能带你到公司吧。‘她想了想才说着,’在主人家里的话,好像就无所谓。‘’什么?‘’只要待在主人家里,就算主人不在我也不会难受。‘什么跟什么啊!这到底是谁定的规则?

  ’算了,我跟公司说我身体不舒服,现在也不可能突然出现了。‘她又是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

  ’从今以后,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都可以直接跟我说,好吗?‘’谢谢你,主人,‘她似乎仍然犹豫了一下,’可以请主人陪我回家去一趟吗?我想换衣服……还有整理一些东西。‘对啊,这么重要的事我都没想到,总不能让她天天都穿着7-11的制服吧,’当然,吃完早餐后我就陪你去。‘’谢谢主人。‘她对我很灿烂的笑着。

  我有点纳闷她怎么能表现的如此自然,发生这样的事,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要怀疑我的吧,不,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自从在便利商店门口我对他说了那句“请相信我”之后,她就不曾再怀疑过我了。

  这究竟是……我能控制她到什么程度呢?

  后来我陪她回家去,她打包了一些简单的行李之后,就搬到了我家来住,果然就像她说的一样,我去上班的时候,她只要待在家里就不会有事,可是一但出门,她一离开我大概十步之外就会感到极度的痛苦。

  每天晚上到了十点的时候,她都会准时的发起春来,当然,我也会很愉快的解决她的需要,即使我筋疲力尽,不想要做的时候,只要我命令她高潮她也能很快的得到满足,但是如果没有我的话,她无论怎么手淫也无法感到满足。

  这些奇怪的规则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我一直努力的查询资料,希望能得到答案,反而是她似乎愈来愈无所谓,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奴隶。

  结局?谜底是什么?

  抱歉,你想知道吗?可是我不知道,我这样和她同居了快一年了,她的表现一直都一样的规律,我还是完全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这之间倒是有一件值得说说的事,我将我的事情用匿名的方式在网路上发表,希望能有人提供答案,大部分的人都当我是神经病,可是有一位国外的网友提出了一个我认为蛮有建设性的意见。

  珍宇叫我主人的那天并不是第一次见我,不一样的事情是什么?那天我拿划拨单给她,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我的名字,没有错,她变成这副模样,似乎的确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也许是某种东西让她认定她的主人是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样的原因,这已经太难求证了,可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吗?也许我改了名字,她就不必再叫我主人了。

  我向珍宇说了这个想法,我说我要到户政机关去申请改名,她没有说话,却开始泪眼汪汪的。

  ’珍宇,怎么了?‘

  ’主人不喜欢我吗?‘

  ’怎么可能,我喜欢你。‘

  ’我爱你,主人,‘她抱着我,’求求你不要那么做,我不敢想像没有主人的日子,我好害怕,我不知道那会变成怎么样。‘她在我的胸膛哭泣着,泪水沾湿了我的衣服,我也不曾再提出让她自由的想法了,事实上我也很爱她,在我变成她的主人前我就一直在注意她了,看着她在我的怀里颤抖的模样,我紧紧的搂着她,我想一辈子都这样的珍惜她。

  也许就明天吧,我会买一只戒指,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

  虽然我知道,她并没有选择的能力。

  【完】

15249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