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极乐之门

作者:admin人气:1542来源:




极乐之门

对史考特而言,二对一听起来很不错,「这可每个男人的幻想呢。」

他告诉他的女友,然而在情人节那天,当她带来可爱的朋友洁西卡共渡,让 他的美梦成真。

*** *** *** ***

感谢我的幸运之星,我有一位活泼可爱、酷爱鸡巴的肉弹型女友娜娜妮。她 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苹果颊的娃娃脸,巧克力色露出天真的秀眼, 柔软丰厚的嘴唇,似乎天生就是用来为阳具吹箫用的。

娜娜妮不仅长得像一位偶像模特儿,她所过的生活也充满着性爱的探险,如 同在爱欲丛林中的母老虎。从我们一开始约会,就尝试了各种花样:品玉吹箫、 后庭花、缚绑、角色扮演、情趣玩具,所有你可以叫出的成人游戏,但是我们的 做爱,仅限于2 这个魔术数字。

我最为向往的性幻想,就是同时受到两名美眉的关爱,虽然娜娜妮看起来愿 意尝试所有的性游戏,但她恰巧有明显的占有欲,我猜如果在她面前提出增加一 位性伙伴,恐怕会自讨没趣。

有天晚上,我们正在看一出色情影片,这是我们共享的消遣,其中有一幕是 两位女演员合上一位男角;几乎所有的色情影片,多多少少都会加入一段这类情 节,身为观众的我,这时候会非常享受那种角色代入的乐趣。

娜娜妮正躺在我身旁,仅穿着洋娃娃式的短睡衣,注意到我对这段情节的反 应,因为我的阳具从我的短裤口,像潜水呼吸管般的冒出头。她伸出一支秀气的 手,握住我坚硬的玉柱,对我这种丑样感到有趣,像小女孩般的吃吃偷笑。

「这一幕明显的让你发情。」当她说这句话时,我的眼睛仍黏在萤幕上,男 主角以狗爬式干其中一位女星,被干的女星以69体位舔着另一位女星的阴户,躺 着的女星则轮流舔舐着交合中的阴户及男星的蛋蛋。

「这可是每个男人的幻想。」我坦白的承认,但有点底气不足。

娜娜妮开始缓慢的揉捏我那已转成鲜红色的阴茎,「哦!真的吗?你幻想要 拥有两个女人?」

我诚实的回答:「我当然想,我是说,一想到两个女人同时被我吸引,争相 取悦我,就让我觉得像是种马之王,这个影像不时的会在脑海中闪现。」我无法 解读出娜娜妮表情中的意思,于是我急忙的试图减轻自已的罪恶感,「当然,我 非常满意和你在一起,我爱你甚过世界上任何人。」

娜娜妮对我所说话没再回应,她只是将她的头低下,将我肿胀不已的器官, 纳入她那温暖的樱桃小口中。

一种销魂的感受,娜娜妮用她那柔细的舌尖戏弄我的龟头,手则紧捏我的蛋 蛋,她知道我最喜欢这种感觉。

影片仍在播映,但是没人在看了,成为卧房中的唯一光源,蒙胧照射出我那 艳丽的女人,正为我品箫的美姿。我舒适的躺下,愉悦的轻哼叹息着,我的手指 轻梳过她柔顺的秀发,将它们拢在她的耳后,以免遮住了吸吮阴茎时,她那双颊 鼓胀起来的诱惑美景。

经过了几分钟的享受后,我感到不受控制的渴望,想将我的舌头塞入她的蜜 穴。

我移动身体,好让她将一条粉嫩的腿跨过我的头,使她的丰臀悬在我头的上 方,亲亲的小穴就在我面前。我将双手扶住两片臀肉将其扳开,注视着褐色小菊 花和那珊瑚红似的蜜穴,正在张开的小穴如同绽放中的玫瑰。

我稍稍地抬起头胸,开始吸吮她湿润的小穴,而她仍然持续用嘴骚扰我的阳 具。我们扣锁在一起,想法单纯的将彼此带上了丰收的高潮。

************

我有好一阵子没做三人行的幻想春梦,而娜娜妮也没再提起这个话题。数个 星期之后,情人节就要来到,娜娜妮向我暗示,我将会有一个大惊喜,我猜她会 送我一支一再被我提起的新型钓鱼杆。就算我这么喜欢钓鱼,但我现在很高兴当 时我猜错了。

情人节那天,我在办公室辛苦的工作了一整天,我的老板根本不理会或关心 这个对情人而言非常重要的节日。一整天我都期盼着回到家里,与我心爱的女孩 相聚,我知道她会为我准备一顿温馨的家常菜,或许先来一个背部按摩,再接着 一个热烈激情的做爱。当时我对即将面对的大场面,还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或许第一个线索,暗示着这将是一个有趣夜晚,是我走进门看到餐桌上安排 的三份餐具。

娜娜妮正在为放在桌子正中,一个心型的蛋糕点上蜡烛,她穿着非常性感的 睡袍及黑色的高跟鞋,藏在睡袍里,我知道她一定穿了令人兴奋惊奇内衣,当她 点上最后一支蜡烛,抬头向我望着我嫣然一笑,使得精美的蛋糕都黯然失色,而 我的表情,则明显的对三张椅子感到疑惑。

娜娜妮好像藏有天大秘密似的吃吃偷笑,她投身进入我的怀抱,给我一个令 金石也会融化的吻。

「情人节快乐,」她在我的耳中呢喃低语,接着将舌头舔入我耳间,没有一 样事,会比女孩子在我耳间舔弄更让我欲火狂烧,我的双膝在抖动,几乎失去平 衡,娜娜妮将举止蹒跚的我带入了卧房,而她的女友洁西卡,正双腿交叠的坐在 床的正中央。

我一直很喜欢洁西卡,她很可爱、俏皮,而且看起来心情一向很好,我必须 承认,有时不免会遐想,插她、舔她会是什么样的滋味,我有强烈的感觉,很快 我就会找出答案了。

洁西卡像是现身出来迷倒众生的,赤着双脚,穿着连身的黑色紧身韵律服, 让她看起来像是蝙蝠女,她的头发盘起,夹着一只粉红色的发饰。

「情人节快乐,史考特!」她将上身挺起,双臂上展,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 式。

我转身看着娜娜妮,她笑得更大声了,洁西卡跳下床来站在我身边,我们中 间只隔着她那玲珑的菽乳,我正在等合理的解释,洁西卡的小手已开始缓缓的揉 弄着我的下体。

「当娜娜妮请我帮这个忙,我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干了。」洁西卡说。她站得 那么近,我可以闻到她身体发出的幽香。「我一直认为你是穿裤子的家伙中,最 为可爱的一位,娜娜妮每次都会用你如何善于挥舞你那巨剑的故事来逗弄我。」

我这时已是坚逾金石,娜娜妮再度重掌形势,她褪下睡袍,里面展现出一条 鲜红色滚着花边的短睡衣,她踢掉高跟鞋,接掌了床中心的舞台,向我纤指一勾 示意我加入她。洁西卡仍然持有我的阳具,同时另一只手紧捏我的臀肉。我礼貌 的向她询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接下来我所知道的,是两位饥渴的浪女脱了我的衣服,娜娜妮为我脱去衬衫 及领带,洁西卡则拉下我的长裤,她稍有困难的脱掉我的袜子,但是终究我全身 赤裸了。我紧绷的阴茎急于钻进一个洞,任何洞都可以。

首先,我希望看清楚洁西卡的娇躯,我侧躺在床上,单肘支床,另一手上下 抚弄她的紧身衣,想找出拉链的位置,同时问「这玩意儿要怎样脱下?」,她笑 着引着我的手找到拉链头的位置,我迅速的将拉链往下一滑,娜娜妮也来帮忙, 很快的洁西卡的身上只剩下一件粉红色的底裤。

多么强烈的对比,我躺在两位美女之间,开始做比对,娜娜妮为深色头发的 地中海型美女,而洁西卡为金发碧眼的北欧型娇娃;娜娜妮丰满、洁西卡苗条; 娜娜妮如火热的辣椒、洁西卡似甘醇的糖蜜;娜娜妮像火、洁西卡是冰,这倒不 是说她冷感,而是她总让我联想起中西部冬季庆典里的白雪女王。

当洁西卡在我颈间亲吻,我的鼻子埋在她金色的秀发中,散发着一股草苺的 香甜;而娜娜妮总是爱使用神秘带有异国风味的香水,我感受到了两个世界的峰 顶。

娜娜妮握住了我充血的阴茎开始缓慢的搓揉,甜美的洁西卡开始轻咬我的乳 头—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爱抚(显然洁西卡曾接受了精确的简报),正当我认为会 在娜娜妮的手中爆浆,她停止了揉搓,而将勃起的阳具在她整张娇艳的脸上研磨 着,我无法看到全貌,因为洁西卡的头发在我面前,舌头猛烈的攻击我的乳头。

娜娜妮开始吸吮我的阳具,洁西卡从我的身旁溜开,将娜娜妮的睡衣除去, 然后,就在我迷惑的眼光下,洁西卡钻到我那肉弹美女的身下,握住了摆动的丰 乳,同时在她的背上种草苺。

「你喜欢这样吗?」洁西卡一面说着,一面捕捉到我眼中所呈现的兴奋, 「你等着,我和娜娜妮的锦囊中,还有好几个惊喜要给你。」

洁西卡与娜娜妮互换了一个位置,也让我了解到,没有两位吹箫美女是一样 的,与娜娜妮跪在我身侧的吸吮不同,洁西卡将腹部贴在我的两膝之间,面对着 我,她的两条白嫩的腿在身后空中前后摆动,如此一来,当我看着自己的玉茎消 失在她的芳唇间时,她可以直视着我的眼神。

娜娜妮重新爬回我身边,头靠着我的脚,用长长的指甲轻轻滑过我的小腿, 这也让她的小腿移近了我的嘴,我随即将她左脚姆趾轻咬住。

「他爱我的脚。」娜娜妮告诉她的朋友后,愉悦的叹息一声。

我的阴茎成了洁西卡口中的把柄,我则紧咬着娜娜妮脚趾,娜娜妮只好将兴 趣转移到洁西卡的丰臀,开始在上面揉弄抚摸。我们成为一座充份润滑的性爱机 器,我已经准备要爆发了,事先不知道洁西卡是否对精液有所偏好,因此先发出 预告。

「我喜欢爆浆在我的脸上。」她说着,同时爬起来,转躺在我身边。我也顺 势跨在她脸上,暂别娜娜妮可爱湿润的脚趾,我在洁西卡娇美微笑的脸上方,激 烈的撸动阴茎,而她则用手摀住我的蛋蛋,用手指挖我的肛门。

我猛烈的爆发三记颜射,分别落在她的前额、鼻尖及下巴上,她打了一个寒 颤,娜娜妮闪身到她身上说,最喜欢的琼浆玉液就是我的精液,她可不想让洁西 卡抢了去。娜娜妮像只尝猫似的,在她金发女友的脸上仔细舔着,我觉得自己像 是电线短路了一般。

「啊,宝贝,喜欢你的情人节礼物吗?」娜娜妮舔食完洁西卡脸上的精液后 问我,我正从晕眩中恢复,试图给一个肯定的反应。娜娜妮与洁西卡开始亲吻, 同时玩弄彼此的乳头。

「看着!爱人。」娜娜妮说着,将洁西卡的底裤拉下,当一个光洁无毛的阴 户显现出来时,我喘了一口气,娜娜妮曾经剃过阴毛,但是当这些毛长回来时, 她并不太在意除草的工作。而我则是被告知,洁西卡经常维护小穴光洁的状态。

「想不想来吃吃这个蜜裂啊。」娜娜妮挑逗着对我说,既然她提出邀请了, 我也不客气的准备上餐桌了,但娜娜妮则插在我前面说:「我先来!」

我坐回去看这场表演。娜娜妮的舌头舞动着,试图找到洁西卡的阴核,洁西 卡则是满脸专注的表情,我滑到她的身旁,将她一只香软的乳房含在口中,使她 的呻吟提高了几个分贝,当我开始吸吮那葡萄般的乳头,娜娜妮的舌头可能开始 对洁西卡进行狂鞭猛抽,因为她已在我们身下抽慉不已,终于达到高潮,一手紧 抱我的背部,一手紧抓娜娜妮的秀发。

娜娜妮抬头看着我,越过洁西卡颤抖的身体给我一个吻,她的脸颊染满洁西 卡的淫蜜,这是一个令灵魂出窍之吻,但更让我觉得被电到的,是当我感觉一只 手正溜过我的大腿逮住我的阳具。

「他又硬了!」洁西卡颤声说。终于该轮到我插了,但该插谁呢?

即然娜娜妮还没有高潮过,她当然有优先权,她让洁西卡起身去洗手间,然 后转过身四肢着床,指示我说:「用狗爬的方式干我!」

我很乐意的照办了,将我黏湿的阴茎,一杆进洞的滑入她充满皱折的阴户, 她低哼了一声我则是抽了一口气,很快的我们就达到了协调无间,节奏快速的韵 律。

洁西卡回来,有些迟疑的看着我们,我认为她正在考虑,如何加入我们正在 进行的动作,因为当我看到了她潜入我们之间妖魅的眼神。接着她开始舔舐我的 弹袋及娜娜妮的小穴。当她伸出舌头,在我们结合的部位扫荡时,我简直是爽呆 了,她很公平的照顾着娜娜妮的蜜穴及我那鼓胀的睾丸,就像影片中最精彩的片 段。

我俯看我那可爱迷人的女友,欣赏着细腰丰臀的优美曲线,她的后庭花似乎 在向我眨眼。

「嘿!洁西卡,你想不想要我来插你的小菊花?」我得意的喊着。

钻在下方的洁西卡回应着,「不,真的不要,我让给娜娜妮去享受。」

娜娜妮随着我每一次插入呻吟着,挤出一声细笑说:「来吧!史考特,干我 的屁眼。」

洁西卡起身将我的阴茎从娜娜妮的小穴中拔出,然后,对准我女友的后庭入 口,她将食指及姆指做出环状,我穿入这个瞄准器,直冲娜娜妮的后门。

她看着,感到十分新奇,眼见我的女友的屁眼紧紧的夹住我侵入的阴茎。

当我开始狂插娜娜妮紧密的后庭,没多久我又感到兴奋的压力,我随即抽出 我的长枪,密集的火力,狂扫娜娜妮的丰臀上。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歇息在欢乐的余韵中,我的两边各躺着一位美女, 无意识的玩弄我的乳头,或是拨弄我泄了气的阴茎,房间中靡漫着一股性爱的气 味,看起来我是无法再站起来走路了。

洁西卡转身向我认真的说:「你知道,你还没有干我呢!」

我告诉她,我很怀疑还能够重新振作再来一次,一旁的娜娜妮说,听起来像 是一个挑战,她叫洁西卡坐在我的脸上,而她则将我干扁的器官含入她贪婪的口 中。

啊!洁西卡的蜜穴,她那光洁无毛、粉红色的极乐之门,仅距我蠕动的舌头 短短几公分,充满情欲的女性,所散发出来的催情芳香,对于我的阳具而言如同 强效兴奋剂,同时娜娜妮的舌头也依依的离开了我的阳具,没有多久,我又是一 只充满阳刚的活龙。

很快的洁西卡也是津液充沛的准备接受我的怜爱,她移身向后,在我的胸腹 间留下一线温润的银丝,再将她自己对准我的标杆,娜娜妮则是负责的领航员, 导引着进港,我与洁西卡终于合而为一。

由于我早已筋疲力尽,因此我让那新交的密友执行大部分的动作,而她在我 身上激烈的活蹦乱跳,我稍闭双眼,再张开时却发现娜娜妮一只丰腴的乳房,在 我面前轻震微摆,我将她拉过来轻咬乳头,那蓓蕾就在我的眼前绽放,乳头不但 变硬,同时涨成原来的两倍大。

我们维持这个联结好几分钟,我很喜欢看洁西卡骑在我阳具上的反应,咬着 下唇,手指紧抓我的胸部。娜娜妮不知怎么办到的,居然将丰满的臀部挤到我的 面前,因此我给她的阴户来一顿舒爽的舌浴。啊!我真希望能在影片中看到自己 现在这一幕的表现。

洁西卡用她那天才阴户中的肌肉,将我今夜的第三发给挤了出来,我猛烈的 射入了她的深处,而她则倒在我的身上,而娜娜妮的高潮也随之而来,也瘫在我 的身上,一炮三响之后,我窒息在一堆美丽的粉臀玉股之间。

这真是一个精彩绝伦的情人节庆祝,当我们回到餐桌上的蛋糕时,上面的蜡 烛早已烧烬融掉了,我想我们也有点融掉了。我们一致认为这种活动实在是太好 玩了,让我们十分的享受,实在不应该只限制在特别节日的庆祝。

她们说三是一个魔术数字,不是吗?

【全文完】

>]